佛宝居_老宋讲故事

【群友来稿】刚化解完几件大因果,心想着应该消停了,没想到……

  最近几天连着在我身上发生了几件惊心动魄的因果大事件,可谓是考验重重,5月27号刚刚化解完,心想着这下应该能消停几天了吧。

  当天晚上到了共修时间,我盘腿坐在转椅上,刚开始共修就看到有一只个头不小的蚰蜒,腿很长很多的那种,类似蜈蚣,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,直接往我的座椅下爬,在白色的地板上显得格外明显,我本能的想要用扫把和簸箕把它送到外面去,又想了想还是算啦,和谐共处吧,先共修,估计一会它自己就会出去吧。从小到大我都很怕这种多腿的动物,多看一眼都瘆的慌。而在老家到了夏天家里常有这种虫子。奇怪的是这只蚰蜒并没有走,而是一直围着我的座椅转圈,我虽在共修,口念着心咒,可注意力都在它身上,它迟迟不离开,一直做着重复的动作,还半躬着身子对着我,开始我以为它是来求帮助的,或者是来听我念咒共修的?先给它做个三皈依吧,拿起手机给它拍了个照片发到了皈依群里。在我准备拿手机时,它掉头往远处走了,我心想这家伙早不走晚不走的,给它要皈依了它却跑了,等我拍完照之后,一看它又返了回来继续围着我转圈,还爬到我放在地上的拖鞋里,我的第六感总觉得它对我不怀好意,总把它当成有毒的那种蜈蚣,感觉被它爬过的拖鞋有毒,就挪了挪拖鞋,不想让它总去碰,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好笑,平白无故的怎么会呢,看着也不像是有毒之物。

  因它一直围着我转,太瘆的慌,怕它爬到我身上,也影响我共修,我就从椅子上下来到沙发上坐着,这时蚰蜒就从门缝钻到外屋去了,我心里松了一口气,它可算是走了,只是没一会功夫,它又原路返了回来,这次不去椅子那里了,而是直奔沙发这里,感觉就是冲着我来的。我的心也是不定,一只虫子就影响了我的专注。

  共修结束后,我起身去跪拜宋老师今天为我化解因果之恩,便不去关注蚰蜒的动向,随它去吧,但一边拜一边觉得背对着蚰蜒,这家伙在盯着我看,在我背后使坏,总有这种强烈的感觉,我时不时扭头看看身后,又觉得自己疑神疑鬼的,强制让自己不去多想。拜完后又抓紧时间修了两遍法本,已是十二点多了,赶紧收拾好东西回到了母亲在的屋里准备休息。每天睡的都特别晚这个毛病需要改改了,我又习惯于每晚睡前打坐,每次打坐的时间都是子时或丑时了,今天刚刚化解完邪法,送走了阴夫,又找回了魂魄,这些对我修行有干扰的因素没了,就想赶紧试试打坐状态如何,前段时间魂魄不全,打坐时总感觉身体不完整,好像感觉不到另一半身体,查询才知道是两魂三魄都魂不守舍不知跑哪里去了。今天打坐虽有改变,但还不是最好的状态,也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。

  话说一晚上都是各种奇怪的梦境,像电影一样播放着,我基本没有不做梦的时候,常常还会梦中梦,真的是应了那句话,人生如梦,梦如人生。已经习以为常了,除非有些特殊的惊心动魄的梦境,才会引起我的注意,以前不懂如何处理,现在知道可以做功德回向给梦中的众生,或者通过查询来化解因果,这都是进入聚贤堂,听了小故事后才知道的。

  就在醒来之前,梦到在一个庙里,很多人都感染了很严重的皮肤病,关键是梦里也出现了一只蜈蚣,是真的蜈蚣,黑褐色的,而且来者不善,咬了人会致命的,梦中我的亲姐姐也被咬了,当地发生了大的灾难。六点多醒来后,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了。咋又是蜈蚣,这也太巧了,脑里一直想的都是这个梦,对于我这爱赖床的毛病,能这么早起,除了有事以外,就是做了不好的梦境时。这个奇怪的梦,再加上昨晚那只表现怪异的蚰蜒,觉得此事没那么简单,直觉提醒我还是查一下靠谱,起来后,到了外屋又看到洗脸盆里有只蚰蜒,像是掉到里面爬不出来,我赶紧拿出去倒在了外面,并给它念了念三皈依。

  当我把梦境发给晨溪师兄后,越想越无语呀,25号因梦到很严重的中蛊事件,27号刚化解完,还没过十二个时辰呢,就又梦到了大灾难,该不会又有因果成熟了吧?希望只是个梦而已,最近经济困难,让我缓和缓和吧!中午时分晨溪师兄回复了,可以查梦,我俩都哭笑不得。好吧,看来又是一个预示的梦,能查就代表机缘成熟,再困难也不能错过机缘,或许又会有无量众生因此而得度呢。

  查询结果可想而知,与梦境完全吻合,是一只已成魔巨型的超级大蜈蚣,能随意的幻化成形,来报仇的,在我周围不停的摆动着身体,口里不停吐出带毒的汁液,影响全方位,特别是健康,血液,睡眠,修行。难怪我刚化解了前面几个大因果,身体还是不舒服。而化解要求是两万个元宝和108遍心经。第一次有众生让我诵心经的,我猜想是提示我修心的重要性吧。赶紧准备好,马上开始诵经,在诵经的过程中,我的身体有很大的反应,中午没吃午饭,刚念了几部经就感觉特别饿,越念越饿,只感觉有气无力饥肠辘辘双手冰凉,不念经时啥感觉都没有,一念经就状况百出。好想吃点东西再念,想了想还是忍住了,都完成后再吃吧,当念到一半的时候,整个后背和后脖子都特别热,直冒汗,按照要求念完108 遍后我特意多诵了几遍,回向给了蜈蚣菩萨,并告知了晨溪师兄。此时身体很是轻松,赶紧起身弄点吃的去。

  煮了包没放料包的方便面,正吃着听到外面叫卖凉粉面皮,声音特别响亮,仿佛就在我家门口在叫卖一样,他们是开着三轮车到处走的那种,平时都离得特别远,今天难得离的这么近,我蠢蠢欲动,赶紧出去买了一份面皮,告知不要放香菜,但没告诉不要放蒜,拿回来刚吃了几口,里面的蒜味好浓,心想刚诵完经就吃蒜,身上的能量估计又没了,对自己的劣根性也是无语了,其实这些都是考验。

  这时看到手机上晨溪师兄发来的消息,问我要不要打坐感受下,我有些激动!没想到今天有机会打坐来感受见证,可刚吃了蒜,不知影响大不大,此时后悔不已,我咋就没说别放蒜呢,其实是怕人家说我,这不要那也不要的,而考验就是这样,无处不在,时刻会来。事已至此,我赶紧到隔壁房间准备就绪,盘腿而坐,希望不被打扰。赶紧观想呼吸,吸入正能量,将身体和嘴里的黑气负能量通过呼气排出体外,重复数次后,心逐渐平静了下来。

  只见宋老师踩着祥云在空中徐徐而来,脚下还有莲花,我的神识赶紧上前跪拜宋老师,仿佛自己的脚下也有莲花。我满嘴蒜味,有些羞愧不敢面对宋老师,老师慈悲,为了让我能够顺利感受到,给我注入强大的能量加持,帮我疏通排除黑气,只觉得头部一阵阵发紧,眼前一圈一圈的光波流动,之后展现在脑海里的是梦境里的场景,还有昨天共修时的情景,解释清楚了此次事件的前因后果。

  我看到共修时,那只蜈蚣一直围绕着我转,是在不停的给我身上吐毒素,因为我在共修还有金光罩护体,所以一直未能得逞,它就跑到我穿的拖鞋上也吐了毒素,我盘腿在椅子上时小脚趾突然特别的痒,那一块皮肤的能量就很薄弱,它是想从脚底攻击,加重我的皮肤问题。而我肉眼看到的蚰蜒只是一种化现,其实它是非常大的一只蜈蚣,所以说我们肉眼看到的很多时候都是假象,我当时总感觉它不怀好意给我下毒都是真的。

  前世我在山上一个像庙一样的道场修行,这个庙是依山而建的,由高到低的建筑,有一日我穿过一排排的房子,七拐八拐的从石阶上下来到了庙下面的房间外,房间里有一些人,外面也坐着一些人,他们都是来躲难和寻求帮助的,他们身上的皮肤都有不同程度的溃烂,并和我诉说着自己的遭遇,我很是同情,据他们说,来到庙里后疾病好多了,有几位把衣服撩起来让我看他们的皮肤,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,他们的皮肤全部化脓了,尤其整个后背,全是特别厚的脓痂,已经和皮肤分离,是非常严重的,并不见好,我安慰着他们不要害怕,还教给他们用点蒲公英试试。而这些人就是被这只蜈蚣精的毒液伤害到的,接触到毒液的人皮肤化脓溃烂,伤及性命。

  为了躲避此次灾难,庙里的山门紧闭谁都不能出去,但我今生的姐姐在那一世是男子身,也是我的同门师兄弟,不听劝非要出去,旁边还站着一位师兄,他们刚开了山门出去,就遇到了毒蜈蚣攻击他们,我听到叫声,赶紧跑了出去,只见地上有只细长的短腿蜈蚣全身黑褐色,看着小小的,却是毒的很,把我姐的脚咬伤了,我很着急,又很无奈,气他不听话。这些画面在梦中已经梦到了,都是片段式的,当时连贯不起来,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而打坐时就清楚展现了前因后果。

  此时我在想,我到底是怎么伤害的蜈蚣精,又看到另一个画面,这只蜈蚣精可变大也可变小,我是男子身,手拿着一把长剑和巨大的蜈蚣精打了起来,最后把它杀了。那一世与现在的地球是不同的空间维度,所以能看到蜈蚣精的变化。听过宋老师的故事就知道,地球上是多维空间同时存在的,我们肉眼能看到的只是三维空间,能看到的真相是有限的。这又印证了时空是假象。而我那一世是为民除害去了,想一想今生我的性格也是嫉恶如仇,从小爱打抱不平,原来也是与前世习气有关,殊不知冤冤相报何时了,学佛明了因果后才逐渐改变的,知道从因果的角度去看待问题了。

  其实它在向我吐毒液的时候,我虽有金光护体,依然能感觉到不舒服的,后脖子特别憋涨,我感觉到是有众生在障碍,又觉得刚刚化解完几个大因果,可能不是,实则我们累生累世伤害过那么多众生,又岂能断了果报成熟,比起我们对这些来报仇的众生之伤害,这点肉体的难受又算得了什么,总之一切都是我的错,没有平白无故的存在。而此生也唯有精进修行脱离六道轮回才是终止,一切违缘障碍都是度化我们成佛的助缘,不磨不精进,不磨不成佛。

  感恩宋老师再一次的救命之恩,如果没有菩萨的点化,宋老师一次次的化解于危难之中,我这小命早就没有了,感恩感谢恩师一次次的救度我的身命与慧命,感恩感谢诸佛菩萨慈悲不舍一次次的点化,感恩感谢身边一切来帮助点化我的善知识,感恩感谢生命中出现的一切众生,阿弥陀佛!

 
 惭愧弟子:法信(妙如)2019.5.30

赞 ()
分享到:更多 ()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